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变迁子网 >

镇街子网::萧山网

归档日期:10-0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变迁子网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跨湖桥始建于1554年,400多年来见证了湘湖的世事变迁,因横跨湘湖而得名,它将其分为上湘湖和下湘湖。出土了7500年前的堪称“中华第一舟”的独木舟。经考古发掘和碳(C14)的测定,跨湖桥遗址的绝对年代为距今7000—8000年。

  跨湖桥其实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三年(1554),在清雍正六年(1728)被重建为板桥。因为历经岁月侵蚀,到了光绪三十年(1904)九月又一次重修。然而在抗日战争期间,桥遭到了日军的毁坏,萧山人民在抗战胜利后又重建为石板桥。1961年为了实用性被改建为钢筋混凝土公路桥。最后在1984年被改建为双曲、双肋单波桥。

  在2005年时,跨湖桥就是双桥了,和现在一样。不同的是当时一座是残断的水泥拱桥,主要就是为了观赏,一座是供通行的平板便桥,但已经显得非常破旧了。所以在2006年休博会期间,人们将残存的水泥拱桥拆掉了。2007年时新跨湖双桥建设完工,一座五孔新石桥横跨湘湖,新桥全长约91米,为五连孔石拱桥结构,基本采用东湖石砌成。新桥按民国时期原貌恢复,看上去古朴厚实,尽显江南古典建筑的特色。它将湘湖一分为二,成了上湘湖和下湘湖的分界线。还有一座单孔仿古石拱跨桥,它紧紧偎依着新桥。

  这座桥虽然已经历经风霜雨雪、岁月侵蚀,桥体多次受损但是它依旧承担起了连接历史的重担。跨湖桥这么多年依旧坚挺,湖畔树木茂盛,偶尔微风习习吹过,湖面波光粼粼。跨湖桥除了秀丽的风光,在民间还遗留着许多神奇、美丽的传说故事。在《跨湖桥的传说》一书中将当年的在跨湖桥附近出现的故事呈现在我们的眼前,也让更多的人能更好地了解跨湖桥文化。

  大明嘉靖三十三年,时任中书舍人的孙学思,一直在京为官,他回乡时偶然知道在湘湖之西的孙村,因为紧靠官道,所以富裕发达,可一湖之隔的东岸却是天壤之别,因为交通闭塞,居民的生活却极度贫困。

  孙学思决定修堤,就在大功即将告成之际,在工地的孙学思接到皇上的圣谕,跨湖大堤必须停工,让他立刻回京复命。孙学思只得吩咐暂时停工,到处打探终于得知了其中内情。原来就在数日前,相隔不远的华县一带发生了一场严重的地震,有人说,是因为孙学思修筑跨湖堤,逆天而行,才会招来祸事。

  临回京的时候,吴村的百姓哭着跪求孙学思一定要想办法修成大堤。孙学思洒泪应允。

  当时,嘉靖皇帝专宠吴贵妃,可惜一直没有诞下子嗣。孙学思趁机将此事与湘湖吴村一事联系起来,让贵妃做好事积福。吴国丈病急乱投医,立即告知了贵妃。贵妃在皇帝面前一哭诉,皇上很快召了孙学思问个究竟。孙学思说明了缘由,嘉靖帝沉思后,想着不能推翻自己之前说的话,于是随即下诏:湘湖之上不得修堤,然解百姓之苦,可想他法办之。

  堤是断不能修的,现在皇上只是说堤不可修,但可另想他法,那他法是什么?造桥呀。因此,他三呼万岁后,当即告假回乡。只用了二个月时间,一座单孔石桥就连通了跨湖堤。

  由于皇上有旨不能修堤,所以这贯通湘湖的大堤,湘湖边的人们从来不叫跨湖堤,众口一词叫跨湖桥。

  文化是最容易在时间和历史中慢慢消逝的东西。在问到为什么要出版这本书的时候,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康景丽说过:“挖掘这个历史,让这些地名、传说、风物整个流传下来。了解情况的老人有些年纪已经八、九十岁了,最年轻的也有六十多岁,这些内容也都面临失传,像八、九十岁的老人,如果没有了,这些故事可能也就被带走了。”

  然而说起跨湖桥,让人先想到应该不是桥本身而是跨湖桥遗址。跨湖桥遗址的文化面貌非常独特,是一种独立的文化类型。它的发现表明:浙江境内新石器时代文化的情况绝非以前认识的那么简单,而是由多个源流谱系组成的。

  你知道跨湖桥遗址是怎么被发现的吗?提供跨湖桥遗址线岁的郑苗,他当时还只是一名就读于萧山电大的学生。

  古湘湖湖底千百年来形成的淤泥成为制造砖块的优质原料,所以周边建起了像是杭州砖瓦厂之类的好几家制砖厂。附近村民经常会在这一带捡到黑陶片、石器和骨角器之类的小物件,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,就慢慢传开了。吸引来了很多慕名而来的“寻宝者”。

  而郑苗从读初中起就对考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听说了这件事之后,一直想去看看,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。在考上电大中专后,他经常去那边走走看看,有一次,他看到了一艘小木船,当时他也不确定,所以他把这些告诉了他的语文老师巫灵霄。

  1990年5月30日,萧山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接到了巫老师的电话……这才使得这艘沉睡了近八千年的残舟被唤醒,让那被时间尘沙掩埋的历史画卷重新展现在世人眼中。

  经过1990年、2001年和2002年的三次考古发掘,跨湖桥遗址的发掘面积达到了1000平方米左右,出土大量的陶器、骨器、木器、石器以及人工栽培的水稻等文物。

  说这是为了保护一条独木舟而建的一个博物馆,这一点都不夸张。其实如果你去过跨湖桥遗址博物馆,你就会发现它的外部就是以“独木舟”为参照物所设计的。

 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关键人物蒋乐平,他是跨湖桥遗址第二、三期考古发掘队的领队 。

  他至今还记得独木舟被发现后的一个情节。“我们坐在用毛竹、破篷布支撑起来的简易保护棚里,经常畅想独木舟遗迹被保护利用的美好前景,这正是做出独木舟现场保护决定的基础。”

  2005年,国家文物局批复:同意遗址原址保护。2006年4月跨湖桥遗址临时陈列馆开馆,2009年9月28日新馆建成开馆。

  我们现在看到的跨湖桥遗址博物馆,就是从平面形态到立体面造型都采用“舟”形形态,仿佛一叶小舟正欲划向远方的新馆。如果你再仔细点,你会发现,为了更充分地展现跨湖桥文化的厚重感,博物馆的外墙面采用了充满历史沧桑感的锈蚀质感的材料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foungjampee.com/bianqianziwang/183/